公司上市-2019年国内市场发布的5G手机-禹州新闻

                                            • 时间:

                                            武汉检测旅客体温

                                            2019年5月17日,成立僅17個月,遞交招股書僅24天,瑞幸在納斯達克敲響上市之鍾,代碼LK,開盤市值接近60億美元。瑞幸不僅在速度上刷新中國企業赴美上市紀錄,也毫無懸念成為全球最快IPO的公司。

                                            在這一年,很多公司變得更加「冷靜」:任正非感謝特朗普,給了華為提升凝聚力的機會;燒錢不斷的瑞幸也不再蒙眼狂奔,開始向盈虧平衡邁進;線上禁售令下發,結束了電子煙賽道的瘋狂;Wework的估值縮水,也給一級市場留下一個深刻的教訓。

                                            6月6日,工信部宣布正式發放5G商用牌照,聯通、移動、電信和中國廣播電視網絡有限公司各得一張牌照。此後5G手機在國內陸續上市。

                                            迄今為止,華為尚未完全擺脫實體清單之困,Android操作系統依然未能恢復供應。但經此一役,華為藉此時機在研發體系裁減了48%的部門,關閉了46%不必要的研究,全力提升主航道產品的研發能力。臨近年底,任正非稱華為「5G基站、傳送、接入、核心網已經可以沒有美國零件了」,外媒拆機也顯示Mate 30已經沒有美國零件。

                                            從上市數量上看,新一代信息技術、新材料、生物三類公司數量位列前三;行業上則是以電子、醫藥生物、機械設備、計算機這四個行業上市公司最多,佔比超過80%。融資額度最高的三家是中國通號(688009,股吧)(鐵路高端製造),105億元;金山辦公(新型軟件開發),46億元;傳音控股(新型計算機及信息終端設備製造),28億元。

                                            2019年國內市場發佈的5G手機,36氪作者李振梁製作。附註:8月22日為中國移動「先行者X1」在天貓首發預售日期。

                                            瑞幸做到了。2019年Q3財報中,瑞幸門店層面首次實現盈利(未計入營銷費用),達到1.86億元,營收實現同比5倍增長、環比69%增長的同時,凈虧損同比擴大僅9.6%,環比下降22%。

                                            美國擁有英特爾、微軟、谷歌等科技巨頭,在操作系統和半導體領域具備碾壓級的優勢,無論是操作系統還是半導體,掐死任何一端都足以摧毀一個依賴這些產品的巨頭公司。前車之鑒猶在眼前,2018年中興進入實體名單后險些遭受滅頂之災。

                                            華為危機:扛過實體清單下的滅頂之災

                                            Wework上市折戟、Uber股價暴跌:孫正義對規模化投資的自省

                                            但整體來看,大多數科創板上市公司都在憑藉自己硬科技逐漸實現「國產替代」,配合市場化定價和自主決定發行規模的機制,資本市場終於迎來久違的活力。

                                            「瑞幸是否真正超越了星巴克?」該命題仍無法下定論,門店數量多於星巴克,並不等於瑞幸市場份額大於星巴克。但面對瑞幸的猛烈進攻,星巴克無法再置若罔聞,也開始複製其商業模式,企圖爭奪瑞幸的咖啡外賣和到店自取份額。可以肯定的是,星巴克正變得被動。

                                            (未完待續)

                                            5G不是挽救弱者的良藥,而是強者愈強的催化劑。每一次通信技術迭代,手機行業都會洗牌。3G時代,蘋果、三星將諾基亞趕下王座。4G時代,華米OV取代了中華酷聯。但在5G時代,黑馬逆襲、取代老牌廠商的經典戲碼可能很難上演。5G時代的洗牌,將是純粹的實力碾壓,是技術積累、資金、渠道、供應鏈等硬實力的比拼。巨頭廠商整體上將延續強大的統治力,繼續擠壓中小廠商的份額。當然,某些大廠商也有掉隊的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華為、榮耀、vivo、OPPO、小米均開始在其走量型旗艦系列推出5G手機,vivo X30 5G發貨時備貨就達到百萬台級別。這意味着,國內5G手機即將開始大規模起量。

                                            華為8月份發佈了鴻蒙系統,聲稱隨時可取代安卓系統。華為有能力做出一款操作系統,但要讓習慣Android系統的海外用戶和開發者買賬,卻十分艱難。APICloud CEO 劉鑫向36氪表示:「做個系統可能需要2年,但是生態養成需要5年。」

                                            反思之後的變革,是新生的開端,深潛之後的騰躍,往往更有力量。

                                            圖片來自銳景創意但在2019年,孫正義失靈。許多人已總結過原因:一方面,如今軟銀的投資金額已經到了整個一級市場乃至二級市場都無法消化的地步;另一方面,當互聯網紅利漸退、創投浪潮逐漸趨於平和,高舉高打式的資本路數已經很難以為繼。

                                            當然,「全民聲討孫正義」自有其積極意義。這將是我們拆解未來商業迷局的一把鑰匙:究竟什麼樣的公司、什麼方式的投資、怎樣的一二級市場互動才是更持續良性的?

                                            科創板的設立明顯是要打破資本市場現有的格局。不論是從審核、入市標準、定價機制還是退市機制等方面都在極大地發揮了市場自身調節的能力。

                                            雖然華為原本在產品、渠道、技術、品牌等多方面對OV、小米就具備全方位的優勢,但實體清單事件,卻加速了華為獨霸國內手機市場的進程。實體清單的長鞭,間接讓小米、OV付出了慘重代價。

                                            Wework的上市折戟、Uber和Slack的股價暴跌,接踵而至的壞消息足以讓這位62歲的投資家焦頭爛額。而在幾年前,孫正義無疑是果決作風的極佳代表,有時甚至讓人們忘了軟銀的起家是電信業務而非投資。很大程度上,軟銀的成功正要歸功於孫正義的離經叛道。

                                            2019年2月的西班牙MWC(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華為、小米、三星等廠商推出了5G手機,上半年歐洲市場開售。但在中國市場,5G手機的好戲下半年才正式上演。

                                            2019年的末尾,人們總是津津樂道孫正義的「敗落」。尤其是當人們談到他瘋狂的願景基金時,多多少少都帶着一絲痛打「非我族類」時的快感。

                                            更艱難的生存環境,迫使巨頭提升核心能力,華為發佈了自研系統鴻蒙,OPPO、vivo搭建自己的芯片團隊;也促使一些行業走向規範,魚龍混雜的電子煙廠商,千帆相競的造車新勢力,都將面臨殘酷的洗牌。

                                            業界都驚詫于瑞幸的擴張和拿錢速度,殊不知他們正在醞釀一個更大的計劃。2019年初,瑞幸火速任命Reinout Schakel為公司首席財務官后頻繁傳出赴美上市動向,緊接着就完成了1.5億美元B+輪融資,估值29億美元。

                                            作者:李振梁、曹倩、李念真站在2019年和2020年的交叉路口,36氪與你一起回首過去一年的風雲激蕩。

                                            瑞幸上市:從蒙眼狂奔到盈虧平衡商業影響力:★★★★★社會關注度:★★★★瘋狂,是釘在瑞幸身上最頑固的標籤。從2000家門店到邁向5000門店大關,從明星獨角獸到納斯達克上市公司,從22億美元估值到超80億美元市值……這些都是瑞幸在2019年內講出的故事。

                                            孫正義顯然看到了規模化打法的時代局限。以至於在最近的幾次公開講話中,他不厭其煩地傳遞出這樣的信號:需要專註于創造現金流。「我們必須為我們的每一家公司準備足夠強大的基礎,這樣投資者才能相信公司會做得很好。不僅僅只是營收、總商品價值以及日活用戶數量。」孫正義說,公司應該在「實現盈利、現金流充足且可持續」的情況下上市。

                                            華為手機業在國內的熱賣,離不開國內民眾的支持,以至於形成「點殺」現象,很多人賣手機必選華為。雖然任正非一再表示,不讓下面的人「利用民意」。但這團烈火,終究燒到了華為自己的身上。李洪元離職事件一發,引發了廣大職場人的不安全感,雖然當事人並非華為CBG員工,但作為C端用戶感知最強烈的業務,華為手機的品牌形象也連帶受損。任正非對此表示:「華為過去一段時間紅得發紫,如果大家黑一下華為,華為的顏色就變灰一些,恢復了本色。」

                                            提前兩天,海思已經宣布啟動了備胎計劃,所有備胎一夜之間全部「轉正」。但是這還遠遠不夠。華為雖有自研的麒麟芯片,但是操作系統還是依賴谷歌的Android和微軟的Windows。完整版Android系統禁用之後,華為手機的海外市場遭受重大打擊,而以手機為核心的消費者業務已經成為華為當前的首要營收來源和增長引擎。任正非曾預計,此事會讓華為未來兩年損失300億美元的營收。

                                            這也是全體商業參与者的一場自我反思。

                                            將時間軸撥回2018年12月25日,瑞幸咖啡上海新世界大丸百貨店在濃厚的聖誕氛圍中,賣出了第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這標志著瑞幸提前一周完成了2000門店計劃。彼時的瑞幸才剛宣布完成2億美元B輪融資,投后估值達到22億美元。

                                            但客觀地說,即便是如今,預測孫正義的成敗仍為時尚早。投資是一個天性里就包含着長期性和不確定性的工程,更何況孫正義的投資大多是各細分賽道中的數一數二者,投資的最終命運實際上很難依據一時得失來論定。

                                            在5G終端競爭初期,能兼顧高端和走量型5G手機的廠商顯然會更佔優勢。從年中開始,儘管國內5G網絡尚未正式商用,華米OV等廠商已紛紛開始推出5G手機。vivo在一個月內發佈兩款5G機型,以激進的定價策略,提早布局線上渠道為主的中高端性能機市場,以及線下渠道為主的高端旗艦市場。IDC數據顯示,第三季度國內5G手機整體出貨量約48.5萬部,其中vivo佔比超過50%,而華為佔比僅有29%。

                                            5G來了,換機潮即將開啟商業影響力:★★★★★社會關注度:★★★★★5G是2019年最重要的技術趨勢。

                                            圖片拍攝:36氪作者蘇建勛華為通過一系列措施力保海外市場,但是要維持增長,不得不加碼國內市場,結果一下子打破了華米OV並列的平衡,一個季度后華為便在國內一家獨大,雄踞四成以上份額。Canalys數據顯示,三季度華為在國內市場份額達到創紀錄的42.4%,幾乎與OPPO、vivo、小米三者總和相當。除了華為之外,沒有一家份額達到20%,而小米、OV、蘋果四家出貨量當季跌幅均在20%以上。

                                            我們精選出過去一年十大代表性商業事件,作為2019年的註腳,反思之後的變革,是新生的開端,深潛之後的騰躍,往往更有力量。

                                            回想起2019年2月,星巴克CEO約翰遜面對瑞幸挑釁時曾表示,瑞幸不太可能在2019年底之前超越星巴克,原因是星巴克2018年Q4在中國新開門店增長18%,同時瑞幸很多門店都是「小門面」,服務不能媲美星巴克。

                                            商業影響力:★★★★★社會關注度:★★★從2018年11月5日宣布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到2019年7月22日開板至今,科創板做到8個月開市之後,也在之後的5個月中見證了資本市場從狂熱到理性的回歸。

                                            2019年11月1日,三大運營商正式上線5G商用套餐。此後,5G手機的發佈更加密集,並且起步價快速下探。11月、12月已有八款3000元檔的5G手機發佈,小米還發佈了起步價僅1999元的Redmi K30。而在11月之前,國內僅有兩款3000元檔手機發佈。與此同時,除了華為之外,vivo、小米、OPPO也相繼推出雙模5G手機。

                                            2019無疑是令人難忘的,各個行業都在做好過冬的準備,無論是華米OV這樣的巨頭,還是電子煙賽道上的初創公司,從社區生鮮企業集體敗走,到造車新勢力裁員、欠款頻發,都讓人感到寒風不斷襲來。

                                            激烈的競爭中,廠商的計劃變得更加激進,vivo計劃2020年上半年就下沉到千元價位段,小米旗下起步價不足2000元的Redmi K30 將於2020年年初上市。

                                            對於這樣的表述,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只認同一半:狂奔是真的,但是並不是蒙眼。從上市后的第一份成績單來看,瑞幸確實冷靜不少。那個曾揚言做好長期虧損準備的瑞幸,首次提及盈利相關打算:2019年三季度朝着門店運營盈虧平衡點邁進。

                                            商業影響力:★★★★★社會關注度:★★★如果說2019是商業體系多方失靈的一年,孫正義和他代表的規模化投資大概是首當其衝者。

                                            商業影響力:★★★★★社會關注度:★★★★★華為的2019太不平靜。孟晚舟事件尚未了結,華為一波又起。2019年5月19日,美國商務部將華為納入實體清單,切斷華為在美供應鏈。這可能是華為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他總是以遠超于同時代投資人所能想象的數額,投入到尚處於初創階段的公司——20年前他投資2000萬美元給阿里時,高盛聯合富達等一干投資者湊來的投資額僅僅是他的四分之一,而同時期VC的單筆投資額通常僅在50-100萬美元。

                                            圖片來自銳景創意科創板開市第一天,市場成交超480億元,25家首批上市公司全線大漲,個股平均漲幅約140%,其中有16家公司首日漲幅翻倍。截至2019年12月27日,共有69家公司登陸科創板,融資規模超800億元。同時,市場也經歷了從前期炒作向平穩的轉變,這表現為整體成交額回落、交易活躍度下降,以及以昊海生科、久日新材為代表的個股破發。

                                            足夠多的資本當然是構成超級投資的致命武器。很多情境下,孫正義都可以用他充沛的甚至是過分充沛的資金將公司從「之一」變為「唯一」。

                                            圖片來自瑞幸官方微博一邊是高額補貼導致的虧損不斷擴大,至上市累積虧損22億人民幣;另一邊是為死磕星巴克而提出的更激進的擴張計劃:全年新開2500家門店,到2019年底建成總門店數超過4500家,成為中國最大的咖啡連鎖品牌——「蒙眼狂奔」成為業界評論瑞幸的常用詞。

                                            如今,瑞幸又一次提前完成了年度開店KPI。美國數據公司Thinknum數據顯示,截止12月16日,瑞幸咖啡在華門店數達4910家,較星巴克多出600家。

                                            科創板設立:狂歡倒計時,資本市場理性回歸

                                            國內科創企業上市之路向來艱難。一方面由於科技型企業研發投入大,要實現一定規模的營收和盈利需要的周期較長,很多企業尚未達到上市標準便已經折戟沉沙;另一方面,由於我國A股嚴格的發行制度難以滿足科創型企業的上市需求,很多獨角獸選擇遠赴港股及美股進行募資;加上國內市場存在的賭殼、炒殼等現象,也造成了資本市場一定程度的扭曲。

                                            與此同時,新的機會也在湧現:遊戲版號重新發放,市場重新迎來了曙光;5G商用網已經開啟,換機潮即將來臨;科創板設立,新經濟公司多了一個上市的綠色通道;電商直播的風口,造就了李佳琦、薇婭等一批頭部網紅。

                                            今日关键词:医院启动患者筛查